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春风化雨博客

有朋自远方来 不亦乐乎

 
 
 

日志

 
 
关于我

昨天所有的荣誉,已变成遥远的回忆。 勤勤苦苦已度过半生,今夜重又走入风雨。 我不能随波浮沉,为了我挚爱的亲人。 再苦再难也要坚强,只为了那些期待眼神。 心若在梦就在,天地之间还有真爱 看成败人生豪迈,只不过是从头再来

怎样才能取到教学改革的真经  

2009-12-30 21:12:3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新课程的课堂教学到底应该是什么样?有没有现成的案例可以借鉴?这是新课程实施以来,许多一线教师和管理者们一再追问的。实际上,的确有一些学校的课堂教学改革实践很好地诠释了新课程的理念,这些学校坚定的改革理念、新颖的改革举措、明显的教学效果引起了全国各地教育同行的关注。于是,到这些学校“学习取经”的人络绎不绝。但是,该如何看待这些改革本身,又该如何看待“取经”行动?

  本期,我们邀请了对此问题有研究、有感触的教育学者,以课改经验著称的学校管理者与关心教育改革实践的一线教师们一起展开讨论---

怎样才能取到教学改革的真经

 

怎样才能取到教学改革的真经 - 春风化雨 - 春风化雨博客

  

  主持人:张滢(本报记者)

  本期嘉宾:陈康金(江苏省南京市东庐中学校长)

  靖恒海(山东省茌平县教研员)

  高德胜(南京师范大学教科院教授)

【解决学校自身发展中遇到的问题始终是我们在取经和改革过程中追求的目标】

取经是为了解决自身的问题

  主持人:当下,一些地区和学校到教育理念先进的学校“取经”的现象比较普遍,东庐中学和杜郎口中学就是两所典型的“被取经校”。从陈校长和靖老师的经历中,我们了解到,你们不仅是“被取经者”,而且也是经常奔波在各地的“取经者”。两位老师能不能谈一谈对“取经”的理解,以及对自身“取经”经验的理解?

  陈康金:“取经”是相互学习,取长补短,推广教学经验,开展教学研究的一种有效形式。作为一所普通的农村初中,东庐中学曾长期处于落后状况,在应试教育的怪圈中苦苦挣扎,并每每以失败告终。为了寻求改变,东庐中学在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也曾经进行了一些改革和研究,如引进“企业化的管理”,实施“分班、分流教学”,“中小学衔接教育研究”,等等。这些改革后来并没有达到求新求变的目的,也没有给学校带来根本性的变化,却导致了许多问题,如教学管理注重外在强化和结果量化,结果事与愿违,“看住门房,看不住课堂,管了人管不了心”。同时,还面临着教科研与教学实践相游离,教师培养、培训与教学相脱节等困惑。

  我们带着这些问题与困惑参加了研究生进修等多项培训,组织教师到改革富有成效的学校取经。在考察学习中开拓了视野,接受了新思想、新理念,学习到了许多先进经验,又认识了前人早就实践过而并不成功的东西。在此基础上,重新审视学校多年来已经习以为常的教学行为,反思曾经进行的一些改革,才有了东庐中学今天的改革成果。可以说,东庐中学“讲学稿”的产生是在实践中去领悟素质教育精髓和新课程的教改理念,不断“实践-反思-创新”的过程,而解决学校自身发展中的问题始终是我们在取经和改革过程中追求的目标。“海纳百川独辟蹊径,兼收并蓄自成一家”就是我们一直以来对“取经”活动的认识。

  因此,每次外出学习,我们的教师都是诚心诚意的。重在转变观念,而不是生搬硬套;重在讲究实效,而不是作秀。每次外出学习先要确定学习的目标,带着问题去学,不走马观花;学习时学精髓,而不是模仿形式;学习后不断反思,而不是只图热闹,要把考察得到的“真经”学好、用活。

  靖恒海:今天,杜郎口中学已经蜚声海内,成为全国初中教育改革的一面旗帜,但杜郎口中学的改革是有其特殊性的。面对诸多“取经”者,作为当时的指导者、参与者和改革的见证者,我虽然比较自豪且有成就感,但同时也诚惶诚恐。因为杜郎口影响较大,几乎是全国性的,又是关乎百年大计的教育,而我们所采取的教育教学做法不可能是尽善尽美的。符合育人规律的,别人学去我们心安,不符合的呢?特别是一些盲从者,不加甄别地照搬,我们岂不是流毒甚远,成了国家教育的罪人了吗?这是我诚惶诚恐的原因,也是为什么到现在我还在不断地走和看的原因。作为基层教研员,我必须博取众家之长以完善杜郎口中学,才对得起全国各地来杜郎口的取经人。

【取经要批判地接受学到的理念和操作模式,学习“灵魂”而非“形式”】

取经重在改革的历程和理念

  主持人您怎样看待到您所在的地区和学校“取经”的各地教育同行?

  陈康金:到东庐中学参观考察的人,往往都将目光投向学校的“讲学稿”和课堂,以为听了课、看了“讲学稿”,便取到了“真经”。其实,更值得用心深究的东西,是在东庐的课堂和“讲学稿”背后的改革历程和理念,那才是东庐的“真经”。

  作为一位“取经者”与一位“被取经者”,在这“一来一去”的过程中,我深切地体会到了“取经者”的无奈与迫切、“被取经者”的光荣与压力,越来越感到“取经”在变味,人们期待去除浮躁,让考察学习回归的呼声逐渐增大。我们一直以最原生态的教育教学风格迎接每一个来访者,坚持不虚夸、更不作秀,并通过支教、资源共享、建立友好学校等形式进行交流合作,努力用我们的工作实现考察者期待去除浮躁、尽显本色、呼唤学习回归的愿望。与此同时,我们还诚恳地向取经者“取经”、向学习者学习,因为别人的来访也是我们一次难得的对外交流合作机会,来学习取经者也有值得我们学习的东西,取长补短可以促进自身更好地加快发展。

  靖恒海:据我的统计观察,来杜郎口“取经”的人主要有三类。

  第一类,像我一样外出学习的,即批判地接受学到的理念和操作模式,学习“灵魂”而不是“形式”。遇到这一类学习者,我们最欣慰。第二类,“取经”过后又常常在自己所在的地区照搬学来的模式。这一类人,我们比较担心,因为杜郎口教学模式的产生和发展是有其特殊背景因素的。第三类,以学习为名,旅游观光的。这一类人,应该不能算在学习者之列。就第一类人而言,我认为这种“取经”活动很有必要。他山之石,可以攻玉。我们也需要这样的学习者与我们互通有无,相互借鉴,互相完善。只不过学习者还要像唐僧一样怀着一颗虔诚取经的真心,像孙悟空一样长着取真经的火眼金睛。取经本身,可以说就是一种教研活动,只要目的纯正、方式灵活、应用得法,就值得肯定。就第二类人而言,取经很多时候并不是自发的,好多是行政命令的结果。从这个意义上说,该情况也是导致全国各地取经质量大打折扣的原因。

【一些学校不知道怎样进行教学研究,不知道什么是好的教学】

取经折射教研文化贫乏

  主持人您作为一位教育研究者,怎样看待“取经”活动中出现的问题?

  高德胜:为什么全国有那么多学校和地区对“取经”活动趋之若鹜,不远千里前去“朝圣”呢?除了被参观学校本身的特点外,不能否认还有一些其他原因,比如“树典型、学典型”的惯性做法,受媒体宣传的鼓动,公款旅游,等等。但是,其中体现出的“教研文化贫乏”问题也不容小视。

  在中国的教育结构中,师范大学或高等教育机构所进行的教学研究,一般情况下与中小学不能直接发生联系,基础教育中的教研文化实际上是由“半官半研”的教研室、教科所主导的。不可否认,有一些教研员认真负责、善于思考,在教育研究和一线教育实践之间很好地扮演了桥梁角色,对基础教育发挥了相当积极的作用。但就总体而言,由教研室和教科所主导的教研文化相对比较贫乏。

  一些教研室、教科所将自己的职责定位于举行赛课活动,编制教辅材料,等等。很多教研部门根本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教研活动,而赛课、编教辅这样的“上级”教研活动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中小学的教研文化。在一些中小学看来,高校的教学研究高高在上,又没有行政权力的保驾护航,“中看不中用,一点也不实惠”。而隶属于各级教育行政部门的教研室、教科所裹挟着行政权力的威力,攸关学校、教师个人的荣誉、地位和利益。比如,其能够将赛课、评课活动与一个学校的荣誉、利益和教师个人的职业前途结合,没有学校或教师敢不重视赛课、评课活动,甚至主动要求安排这种活动。在这种互相“需要”的氛围下,公开课轰轰烈烈、花样翻新、皆大欢喜,但真正需要研究、探索的问题却被掩盖了,甚至会衍生出一些反教育的做法,比如公开作假、学生的工具化等等。本来应该研究探索教学中存在的普遍性问题、满足教学实际需要的教研活动在这种常态下都变成了一种比赛和表演,变成了一种获取荣誉和利益的交易,哪有教研文化可言?

  在这样的大环境下,真正的基层教研文化没有形成,或者说基层教研文化贫乏,不能满足一线学校的教学发展需求。一些一线学校不知道怎样进行教学研究,不知道什么是好的教学,无法满足教师在教学中解决困惑的需要,所以才有四处“取经”的现象发生。至于要解决这一问题,除了转变基层教研文化外,加强校本教研也是可行之策。

 

  评论这张
 
阅读(1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