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春风化雨博客

有朋自远方来 不亦乐乎

 
 
 

日志

 
 
关于我

昨天所有的荣誉,已变成遥远的回忆。 勤勤苦苦已度过半生,今夜重又走入风雨。 我不能随波浮沉,为了我挚爱的亲人。 再苦再难也要坚强,只为了那些期待眼神。 心若在梦就在,天地之间还有真爱 看成败人生豪迈,只不过是从头再来

网易考拉推荐

顺木之天,以致其性——柳宗元《种树郭橐驼传》中的教育思想  

2012-04-05 00:47:28|  分类: 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近日重读唐宋八大家之一柳宗元的《种树郭橐驼传》,有了不同以往的认识。

文中说,有个驼背老人,人送外号“郭橐驼”。别看这人其貌不扬,却有一个“莫能如也”的拿手绝活——植树,甚至达到“或迁徙,无不活,且硕茂,蚤实以蕃。”的程度,着实令人佩服不已。

人们认为这人一定有种树的绝妙窍门,就请教他,郭橐驼的回答出乎人们的意料:

“我并不能使树木活得长久而且长得很快,只不过能够顺应树木的天性,来实现其自身的习性罢了。但凡种树的方法,树根要舒展,培土要均匀,用土要用原来培育树苗的土,捣土要结实。已经这样做了,就不要再动,不要再忧虑它,离开后不要再去看它。树木移栽的时候要像对待孩子一样精心细致,栽好后置于一旁要像抛弃了它们一样,那么树木的天性就得以保全,它的本性就得到了自由发展。所以我只不过不妨害它的生长罢了,并不是有能力使它长得高大茂盛…”

“…别的种树人却不是这样,树根拳曲就换上新土;他培土的时候,不是过紧就是太松。还有一种人,却又太过于溺爱它们了,早晨去看了,晚上又去摸摸,已经离开了,又回头去看看。更严重的,用指甲划破树皮来查看看它是否还活着,摇晃树干来看它是否栽结实了,这样树木的天性就一天天远去了。虽然说是喜爱它,这实际上是害了它,虽说是担心它,这实际上是仇恨它。所以他们都比不上我。我又能做什么呢?”

是啊!“无招胜有招”啊!如果说郭橐驼“有招”,也只能用“能顺木之天,以致其性尔”一句话高度概括了,这是他一生种树经验的总结,我们无不为郭橐驼的用心和慧心所折服。

柳宗元的文章愿意是讽喻当时官吏繁令扰民、伤民的,但也许是出于职业的缘故,自然而然由“十年树木”想到了“百年树人”,细细想来,郭橐驼的种树经验与我们的教育理念有着太多的相似之处。

“育人”正如“育树”,树木尚有灵性,何况于人乎?培育棵树尚且需要“顺木之天,以致其性”,育人更是如此,树有其生长的习性和生长规律,孩子的成长更是有其独特的个性和成长规律。我们做教育,就是要研究和发现每个成长个体的天性特点,个性潜能,发展方向,教育方法,要对每一个教育对象“望、闻、问、切”,对症下药,因材施教,因势利导。“外因通过内应起作用”,我们的教师就是要不断研究学生发展的“内因”。这样,我们才会使学生的天性得到自由发展,才能做到不妨碍学生的成长,我们才不会武断的自以为是的掌控学的命运与前途。

郭橐驼与众不同的一点是栽好树后不会再乱动乱管它,要给小树一个自由生长的的时间和空间。这里有一个重要的前提,就是培植小树的功夫要做足,按郭橐驼的话说就是“其本欲舒,其培欲平,其土欲故,其筑欲密。”就是说园丁要科学合理的给小树提供一个良好的生存环境,使其茁壮成长。我们的教育要想放手让学生自由飞翔,也要给学生提供适合其自主成长、自主发展的土壤和氛围,这土壤和氛围便是丰富多彩的校园文化和学生良好的行为习惯养成教育,只有这样,孩子们才能如一棵棵栽种的树苗,扎根在肥沃的土壤中,在大自然的阳光雨露滋润下绽芽吐绿,生机勃发,发荣滋长。

我们做教师或作家长的苦恼也皆在于此。

我们的教育者,无论是实施家教的父母,还是实施学校教育的教师,都是爱之甚切,忧之甚深。总是把学生小心翼翼地捧在手里,既怕冷着,又怕热着。可怜天下父母心,同样也可怜天下教师心。周末、节假日带着孩子出入各大培训机构、特长班,恨不得琴棋书画、语数外一样不拉,美其名曰 “不能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学校里,语文老师走了数学老师来,数不清的作业练习题让孩子们的书包越来越重,大家争相着给“小苗”们“喂肥料”。我们不能说这所有的一切不是在爱,他们很爱小苗苗们,可是这一切正如郭驼橐所总结的:“虽曰爱之,其实害之;虽曰忧之,其实仇之”。过多的爱反而溺死了学生,有多少家长和老师打着“爱人”的名义做着实际“害人”的事?

我们不能凭着主观愿望和情感恣意干预和灌输。教育者若凡事过问,结果身心疲惫,又让学生反感,正所谓“吃力不讨好”。把学生管死、教死的教育绝对是失败的。所以,教育也应该无为而无不为,也应该有所为有所不为。

从小就“乖”、“听话”的标准来要求和衡量学生,总喜欢制定一些条条框框来束缚人。当人的思维、情感被禁锢起来,人的个性也就被磨灭了,都成为大同化的人,只有标准,只有统一,没有了创新,没有了个性。

我们应该大胆一些,放开学生的手脚,舒展他们的个性,顺应人的天性,让他们自由地吸取养份,自由生长。用郭橐驼的话来说,只要“不害其长”便能使之“硕而茂”;只要“不抑耗其实”,便能使之“蚤而蕃”。

这也正如教育前辈陶行知先生倡导的“六个解放”: 解放儿童的头脑,使他们能想;解放儿童的双手,使他们能干;解放儿童的眼睛,使他们能看;解放儿童的嘴巴,使他们能说;解放儿童的空间,使他们能到大自然、大社会之中去扩大眼界,各学所需,各教所知,各尽所能;解放儿童的时间,使他们以空闲来消化学问,并且学一些自己想学的学问,干一些自己想干的事情。“六个解放”其本质就是解放儿童的心灵,使他们在广阔的天地里,生命的生长中感悟、体验、发展、创新。

原国家督学柳斌曾对中国教育现状深感忧虑:

“浮泛的心态,躁动的情绪,驱使许多地方的领导者、校长、教师、家长涌入功利大潮,不能自拔。教育是百年大计的长期事业,急功近利、争名夺利、揠苗助长、商业炒作对于育人来讲祸害无穷。展望当今的教育现状,分数承载了太多的期望;学习承受了太重的压力;童年背负了太沉的包袱。在不少地方,学习活动常常远离了学习者的现实生活;整齐划一的学习任务,偏离了学习者的兴趣、爱好、自主性以及能力差异;学习活动的要求常常违背学习者身心发展的规律。”

近代教育奠基者夸美纽斯提出 “自然教育”理论。主张让学生不性急地自然生长。一株树不可能在马上就长大,或结果实。所以,园丁并不需要时刻去照料。要知道欲速则不达,更不可揠苗助长,所以我们不需“旦视而暮抚”,做好应该做的之后,就应该“勿动勿虑,去不复顾”。

夸美纽斯的理论与王安石的思想不谋而合,有异曲同工之妙。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关键都在一个“树”字。无论是 “树木”,还是“树人”,“顺木之天,以致其性”的做法,都给了我们很好的启发。《种树郭橐驼传》似乎给当今教育时弊开出一剂良方。

要知道,郭橐驼也是“园丁”,“古人所尚, 容可违乎?”

 

 

附《种树郭橐驼传》全文及译文:

 

郭橐驼,不知始何名。病偻,隆然伏行,有类橐驼者,故乡人号之“驼”。驼闻之曰:“甚善。名我固当。”因舍其名,亦自谓“橐驼”云。

其乡曰丰乐乡,在长安西。驼业种树,凡长安豪富人为观游及卖果者,皆争迎取养。视驼所种树,或移徙,无不活;且硕茂,早实以蕃。他植者虽窥伺效慕,莫能如也。

有问之,对曰:“橐驼非能使木寿且孳也,能顺木之天以致其性焉尔。凡植木之性,其本欲舒,其培欲平,其土欲故,其筑欲密。既然已,勿动勿虑,去不复顾。其莳也若子,其置也若弃,则其天者全而其性得矣。故吾不害其长而已,非有能硕茂之也;不抑耗其实而已,非有能早而蕃之也。他植者则不然。根拳而土易,其培之也,若不过焉则不及。苟有能反是者,则又爱之太恩,忧之太勤。旦视而暮抚,已去而复顾。甚者,爪其肤以验其生枯,摇其本以观其疏密,而木之性日以离矣。虽曰爱之,其实害之;虽曰忧之,其实仇之:故不我若也。吾又何能为哉?”

问者曰:“以子之道,移之官理,可乎?”驼曰:“我知种树而已,理,非吾业也。然吾居乡,见长人者好烦其令,若甚怜焉,而卒以祸。旦暮吏来而呼曰:‘官命促尔耕,勖尔植,督尔获,早缫而绪,早织而缕,字而幼孩,遂而鸡豚。’鸣鼓而聚之,击木而召之。吾小人辍飧饔以劳吏者,且不得暇,又何以蕃吾生而安吾性耶?故病且怠。若是,则与吾业者其亦有类乎?”

问者曰:“嘻,不亦善夫!吾问养树,得养人术。”传其事以为官戒也。

 

译文:

郭橐驼,不知(他)原来(叫)什么名。患了脊背弯曲的病,(脊背)高起地弯着腰走路,好像骆驼的样子,所以乡里的人给他取了个外号叫“驼”。橐驼听说起外号的事,说:“很好。给我取这个名字本来(就很)恰当。”于是舍弃他(原来)的名字,也自称起“橐驼”来。

他的家乡叫丰乐乡,在长安西边。郭橐驼以种树为业,凡是长安有钱有势的人(种树)作为观赏游玩以及卖果的,都争着迎接(他)培植。察看橐驼所种的树,即使移植,没有不活的;而且硕大茂盛,早结果并且(结得)多。其他种植的人即使暗中观察效仿,没有谁能比得上。

有(人)问他(种树的方法),回答说:“橐驼并不是能使树木活得久而且长得快啊,能顺应树木的天性从而尽它的本性(生长)罢了。大凡种树的特点,它的根要舒展,它的培土要平,它的土要原来的,它的捣土要紧密。已经这样做了,不要(再)动不要忧虑,离开后不再去看。那栽种像慈爱,那搁置像抛弃,那么它的天性保全而它的本性(就)具备了。所以我不妨害它生长罢了,(并)不是有能使它高大茂盛(的本领)啊;不抑制损耗它的果实罢了,(并)不是有能使它早(结果)并且多(结果的本领)啊。其他种植的人却不是这样。(树的)根蜷曲并且土更换,他给树培土啊,如果不是过多就是不够。假使有能与此相反的,那么又爱它太深,忧它太多。早晨察看并且晚上抚摸,已经离开却又回来看。严重的,用指甲抓破树皮来检验它的生死,摇动树干来看它的松紧,因而树木的本性一天天地远离了。虽说是爱它,其实是害它;虽说是为它担忧,其实是以他为仇:所以不如我啊。我又能做什么呢?”

问的人说:“把你(种树)的方法,转移到当官治民上,可以吗?”橐驼说:“我只知道种树而已,治理(百姓),不是我的职业啊。但是我住在乡里,看见做官的好多发政令,好像很怜爱百姓,却终于因此使(他们)受害。早晚官吏来喊道:‘长官命令催促你们耕作,勉励你们种植,督促你们收割,早些抽你们的丝,早些纺你们的线,养育你们的小孩,喂大你们的鸡猪。’打鼓来集合他们,敲梆来召唤他们。我们(这些)小民停止吃饭来慰劳官吏,尚且不得空闲,又用什么增加我们的生育并且安顿我们的生命呢?所以(我们)困苦并且倦怠。像这样,那么和我从事的(种树行业)大概也有相似(的地方)吧?”

问的人说:“咦,不也很好吗!我问植树,得到了养民的方法。”记载这件事把它作为官吏的鉴戒。

  评论这张
 
阅读(899)|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